碎魂半世,几许情深-感人故事-日记大全_小学生日记_生活日记_心情日记_随笔日记_学生日记_写日记 -散文随笔_心情散文_散文精选_恋爱故事_情感文章_心情随笔_感悟日记_优美散文_爱情散文

碎魂半世,几许情深

2019-11-14 00:59| 发布者: | 查看: 482023| 评论: 0

(一)

“啊……”

“医生……医生……”

“求求你……救救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

“快救救我……”

黄昏时分,莆田医院神经科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惨叫,昏黄的灯光下,伦洛死抓着张医生的手,歇斯底里地喊着。汗水大滴大滴的从额头上淌下来,润湿了他那张惊惶无状的脸孔。

张医生一边用力将茶色的眼镜向上顶了顶,一边将怀表揣进口袋,用一种精神科医生特有的语气缓缓道:“别怕,孩子,那只是一个梦,告诉我,梦里,你都看见了什么?”

“我……”

伦洛痛苦地禁了两下鼻子,试图让自己相信,他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

只可惜,他早已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了……

(二)

他只知道自己正站在一片无边的旷野上,天是黑色的,大地也是黑色的,既没有星辰,也没有月亮,周身一片漆黑,恍若置身于恐怖的无底洞一般。既找不到方向,也没人告诉他方向。唯一能够靠视觉辨认出来的,就是他眼前一人多高的枯草,参差交错好像狰狞着的魔鬼的爪牙,又像是整个黑夜的罪恶都沉淀下来,想要将他吞噬。

然后,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撩开黑色的帘幕,缓缓走向他。

“别过来,你别过来!”

伦洛不敢去看她,只一个劲儿地往后退。

“张医生,我又看见她了!那个女人!她离我越来越近,她一定是要杀了我!”

“我那个时候该救她的,我该救她的!”

“对不起……”

伦洛恨不得把他这辈子所有的对不起都说一遍,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就在伦洛吓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耳畔突然响起了张医生的声音,“孩子,她的死不是你的错。两难境地,我们总是要作出自己的选择,而决定,是没有对错之分的。”

“跟着她,去她想要带你去的地方。”

伦洛点了点头。

果然,女人从他的身边擦过,径直向西走去。

这时候,沦落才敢斜起眼睛,偷偷注视着她。她是离地三尺半飘在空中的,艳红夺目的血色怒放在她白色的连衣裙上,像一朵朵血色的蔷薇花,绽放在悠长的黑发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随着夜色,一直延伸到西边的空地。

还是那个罪恶的背影,罪恶的人,就算是在梦里,也依旧是那么清晰。

(三)

“不要怕。”张医生小心翼翼地安慰着伦洛。“别怕,孩子,杀了他,只要杀了他你就能解脱了。”

“杀人……”

“…………?……?……????”

伦洛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

“不要……”

呵!张医生冷笑道:“如果你不杀了他,那个女孩就得死。你不是一直在为当时的见死不救而后悔吗?这就是个绝佳的机会!听话,你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张医生的话像魔鬼的谗言一般,总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就算驱使着他去做一件比这更恐怖的事,他也绝对无法拒绝。

伦洛鬼使神差地摸出口袋里那把从未离身的银刀,缓缓向着事件的中心靠拢。

那个男人,他正拿着手中的短刀,不停地砍着那个女孩的尸体。模糊的血肉飞溅在四周的空地上,将一切都染成了一种不忍直视的红色。

近了……

很近了……

伦洛早已无瑕顾及那个奇怪的女鬼。寻求解脱的欲望驱使着他,一步一步向那个恶魔逼近,然后将手中的短刀刺进他的心口。

“我……”

“终于解脱了吗……”

惊魂未定的伦洛在一片血红的残阳中醒来。

那把银刀依旧握在他的手中。

紧接着,一声惨叫过后,年迈的张医生倒在地上。鲜血顺着伦洛的手臂径直淌下来,殷红了他的衣衫,也浸透了张医生白色的褂子。艳红夺目的血色在那上面绽放开来,像一朵朵血色的蔷薇花,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为什么会这样?”

“张医生你快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伦洛鬼叫着,恐惧使他颤抖着松开了拿刀的手,心里却痛得抓狂,顿时,一种强烈的负罪感袭上他的心头。

张医生缓缓张开他苍老的沟壑纵横的手臂,呆滞的望着天花板。

“是啊……怎么会这样呢……?”

“都是自己造的孽,自己还吧……”

说完,便咽了气。

张医生的死对沦落的打击很大,他拔下医生胸口上的刀,着了魔似的跑出医院,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但奇怪的是,他浑身是血状若癫狂的样子,并没有吓到医院里的病号和街上的行人,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后来,随着凶器的消失和没有目击者的疑点至今无法破解,张医生的死也被定为了一桩无头悬案。但是在大多数人的眼里,他们更相信张医生的死因是鬼魂复仇。

(四)

很多年以后,饱受煎熬的伦洛最终回到了那个悲剧的起点。

可能因为时间太过久远,警方的封锁线早已不复存在。唯有他孤身一人,独自站在漆黑的夜幕下,无边的旷野使他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不远处,立着三座久无人祭扫的荒碑。

左边的两座他都认得,一座是那个可怜女孩的,一座是张医生的。他头七那天,待祭扫的人群散去之后,伦洛曾经偷偷来看过一眼。那时候干净的新坟,曲终人散之时,却已经杂草丛生了。

唯独最右边的哪一座,他是不认得的。

不过看它被风雨侵蚀的程度,似乎同旁边的那两座是同时立下的。

他走过去,只见墓碑上毅然刻着两行饱经风尘的黑字“贤婿伦洛之墓——岳丈张方尽立”

这是怎么回事?张医生?伦洛心中一惊。难道……

我已经死了?

(五)

惊惧之余,他的背上突然莫名其妙的感到沉重。

一个女人从背后拥住了她。

“你到底是谁?”伦洛果断地甩开了她的手,反过身来,想要看清楚她的样子。伦洛瞬间就认出来那张令他害怕了十年的面孔,失语喊出了她的名字:“蔷薇。”

同她生前一样,同伦洛梦中的身影一样,她仍旧穿着那条白色的连衣裙,裙角绣着盛放的蔷薇花。但这次并非艳红耀目,反而却洁白的像黑夜里的明星,纯洁,朴素,不带一丝血色。

他惊恐的望着她。

唉……

女孩哀叹了一声。

“你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洛……你……已经死了啊!”

她平静地陈述着,神色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忍。

“洛,你还记得我吗?”

“我是蔷薇,张医生就是我的父亲。所以死后,我还是有办法让他看见我们。”

“那时候,你并没有抛弃我,你救了我。可你却被那个男人手里的碎魂刀砍伤,失去了半世记忆。你的灵魂是残缺的,不能去阴曹地府转世投胎,所以沦落成了孤魂野鬼。因此,这么多年来我屡屡给我父亲托梦,希望他能帮助你想起我。恨只恨这一切都是上天给的劫数,逆天而行,终无善果……”

伦洛望着她,她的眼里渗出泪珠来。

只可惜沦落已经死了,死人是没有心的,所以也不会再痛了……

“你……你别过来……”伦洛猛然想起了什么,大喝道:“满口胡言!”

说罢,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把银刀,在女孩眼前晃了晃。

“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局外之人,可这个东西你怎么解释?”伦洛质问道。

从前,他一直觉得这把银刀有些眼熟,现在他终于恍然明了,眼前这把刀可是与男子用来杀人的刀,一般无二。

“如果我说的没错的话,这就是碎魂刀吧!”

“都不重要了……”

女子踮起脚尖,吻上沦落的双唇,然后紧紧拥住了他。

“不重要了……”

“都……不重要了……”

“你知道吗?洛。你的伤在身上,而我的伤在心里……”

“你究竟是不是那个杀我的人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我爱你……”

(六)

后来……

就没有后来了……

很多年以前。沦落和蔷薇本是男女朋友,但张方尽并不同意他们的婚姻,所以一对恋人因此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夜里,伦洛失手,用祖传的碎魂刀杀了蔷薇,之后便自我了断。

死后,因为碎魂刀割离了灵魂的关系,二人各自留下了半世记忆。蔷薇只记得前半生与伦洛相爱,伦洛只记得后半生与恋人相杀……

后来,蔷薇托梦给父亲,告诉他伦洛因杀妻之罪将要受到天罚。张方尽本就愧对女儿,自知罪孽深重,就答应替伦洛杀人偿命、魂飞魄散。

最后,曲终人散,天各一方……

我们总是自以为厌倦了谎言,看穿了谎言,到最后,却还是没能骗过那个欺骗自己的自己……

笔:︿小小鸟︿

题外话:

张医生的名字——张方尽,取自: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蔷薇,取自: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伦洛,取自: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