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老妈(原创)-亲情散文-日记大全_小学生日记_生活日记_心情日记_随笔日记_学生日记_写日记 -散文随笔_心情散文_散文精选_恋爱故事_情感文章_心情随笔_感悟日记_优美散文_爱情散文

约会老妈(原创)

2019-11-13 13:01| 发布者: | 查看: 175439| 评论: 0

难得成都三月有个晴朗天,我立即约老妈去大慈寺喝茶,想趁这好日头晒一晒湿霉的心情。

 我赴约的步履仓促而迫切,眼睛穿透春阳的帘幕,越过钢筋水泥的丛林,如还巢故地的云鸽,上下盘旋左右绕行,一路寻寻觅觅,倏忽间,发现失去伴侣的老妈,正踽踽走来,于孤独里徜徉找寻着什么。我的心忽然一阵绞痛,悲泪涟涟…… 唉,这血脉相连的骨肉亲情,家族历史的兴衰遗存,就像那盘根错节的地底植物,为了存活繁衍,拼命往深处往远处扩张根系。不论在天涯海角,不论在市井巷陌,当仕途的养分与命运纠缠不休,身体的土壤因沉浮竭之再三,成败一次次板结、又让沧桑的铧犁一次次耕耘、翻松、耙细,如此几番跌宕后,蓦然回首,岁月的无情昭然若揭,我的母亲,已经垂垂老矣!

我意识到急骤地担忧不是时光的短暂,而是母亲作为家庭的支柱正日渐弯曲,我能听见她脊柱里,被艰辛压榨的轰鸣,和被劳顿磨砺尽强撑起的碎裂声,午夜梦回,响彻在对远行儿女无尽的牵挂、对游子不离不弃的慈爱里;她温暖的翅膀下我们永福永寿依靠能多久?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喧嚣的红尘放大着诱惑。我走过霓虹通明的店堂,挤进熙攘游移的人群,看见年轻父母带着孩子、儿女手挽爹娘喜笑颜开。这样的景致,让我妒意又倍感愧疚。我们长大后,陪侍父母应该是我们的责任,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我曾经克制不远游,却是在远远的西藏生活了 20 多年,直到回来,即使近在咫尺,也少有时间陪伴母亲。但是母亲不因我的疏忽怠惰而责备,依然对我每次回家欣喜不已,张罗着不多却很精致的饭菜。厨房里排列着已经搭配好的半成品菜,那是母亲提前一天或者花许多时间准备的,只等人来齐了就下锅烹饪。这个时候我是坚决不让母亲操劳的,拗不过我的执意,她只好让步:“妈老了,做不动了,还是你们来完成吧。”这话的后面大有传承和委托的隐意。
望着母亲黑发披霜,祥和的脸颊写满关怀,爱自眼中坦然流露,我就喉头哽咽,汩汩的热流浇沸周身,眼里酸涩却快乐着,心中慨叹却感动着。家是个圆,母亲是中心;家是船帆,母亲是港湾;家是土地,母亲是甘露; 家是堡垒,母亲是核能。如果没有了双亲的家,生活是残缺的;如果没有了母亲的家,幸福是寂寞的。

所以我为自己规定每周必须陪老妈,只要她喜欢,我们都拉她去看花、踏青、品食、周游。

有妈的幸福热闹、安适、真切。常言道:家有老皆为珍宝!我太怕辜负上天的这个赐予。

午后的春阳紧凑而结实,经它抚摸的人们,欣然脱去一层冬装。老妈早已看见了我,高兴地招着手。我几乎小跑着扑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这双手啊,曾经拿过钢枪、演绎过舞姿、捍卫过民改、教习过农奴,记录过时光、擦拭过儿泪、养育过家庭,虽然不再细腻饱满,却依旧温润灵动,蕴含着开碑裂石的导力,将我从童年的天桥牵到成年的春天,再引进大慈寺的茶园。

这大慈寺由唐玄宗亲笔赐额,初建于唐至德二年 (757 年 ) ,兴盛时占地上千亩,几乎占了成都老城东部区域的一小半。 文革时期,大慈寺遭遇浩劫,之后恢复重建,园中茶馆保留至今,成为大众休闲、读书、聚会、商务、写作、恋爱的场所。

“坐茶馆”是成都人的一种特别嗜好,从而倍受我家追捧,凡有闲四季不空。喝茶最讲究舒适和意境,来者将佛乐与众乐泡入茶杯,喝下家长里短,品出天南海北。以前的茶馆内有卖报的、擦鞋的、修脚的、按摩的、掏耳朵的、卖瓜子豆腐脑的,穿梭往来,花样甚多,遗憾的是现在已经见不着了。

叫了两杯素茶,小酌一口犹觉清香入脾,心旷神怡。老妈的身体安逸地放松在竹椅上,脸上惬意恬淡,好像玉色的瓷釉荧光流动,彰显着不曾远去的姣好。就我所知,老妈年轻时的美丽,绝对是邛崃县城有名的,暗恋过她的人,至今我都能找出佐证。美丽时期的老妈,性格坚韧强悍,对子女的严厉近于苛刻,黄金棍下出好汉的教育,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竖起过一段抗拒的隔阂。而今的我们小有出息,她恨铁不成钢的戾气,已被宽容欣慰代替,露出了天下最伟大的母爱,绵密而动人,一如醇厚的佳酿,持久弥香,似永恒的美丽,长驻心间。

我们茶座的四周,人语喧天。赶上这样的好天气,来喝茶的人比往时激增,几人共用一个茶桌在成都太平常了。老妈拿出糖果瓜子一类零食,招呼同桌的茶客品尝,我提起茶壶为同桌续水,尽管不认识,却乐在其中。

成都茶文化的精髓,是唯一在茶桌上把和谐发挥到了极致。

喝茶闲聊总要带出话题的,老妈给我讲她小时候参加县上评健康儿童得奖的事、讲她的奶奶以几十年的艰辛,将一穷二白的家建成了富户,并培养出四川名人张志和的往昔…… 老妈生动地描述,悠长地回忆,让那如烟旧事激荡得热泪盈眶,我在九曲十八弯的想象中,对这位不曾谋面的祖先产生了无限地景仰和敬佩。老妈把她的奶奶借作镜鉴,一生节俭朴素。唯一的奢侈,是在我父亲得病的那八年中,好吃的好用的特殊待遇全都给了他。家里这时最困难,老妈自己当裁缝给我们做衣服,家用毎一分钱都有计划。“兴家好比针挑土,败家犹是水推沙”,这样的家教天天如雷贯耳。直到我能够大手大脚养活自己,也经常遭到她的痛斥。老妈爱我们是刚性的,父亲的重病,那个年代的阶级斗争,已是自顾不暇,想在她怀里撒娇简直天方夜谭。我们的性格因此少了好多柔软,多了几许梗直刚烈。唯其如此,我们在逆境成长自立亦未让她忧虑过。

老妈退休后一刻不闲,上老年大学,去野外素描,练书法、绘丹青、写小说、习养身、学电脑,仿佛真正的生活才开始。学历不高的她将勤补拙,志向坚定。十多年的时间厚积,成效有目共睹。最称道的是根据亲身经历,写了几十篇书稿付印成册,直到现在仍然笔耕不辍。老妈是应该自豪和骄傲的,所做的这些,都是对父亲的承诺,是爱的告慰:“你一直想出一本书,我已经为你实现了这一心愿!”

喝茶能够喝出许多哲理来的。人生百态,不在于品玩,而在于对过程的感受和总结。说了一下午话,老妈有些累了,好些茶客已经走掉,我们静静地享受这一刻,自在、放松、满足,看嵌有佛性的鸟雀飞下来啄食,不用特别记惦什么,勿需专注当前事物……

突然我有些心慌起来,再聚的福祉如此短暂,欢乐的眷顾偏易失时!怅然梳理出情感,张惶四顾,发现自己对老妈的依恋和不舍,超出了以往任何时候。

沮丧的夕阳伴我们离开茶园,黄昏的眼睛目送老妈孤独地回家。我不敢回头,怕泪水倾泄的声音,破坏了老妈的好心情。月华渐渐升起,身躯有些佝偻的老妈,白首高昂,步态轻盈,溶溶的银光下,那散发出慈祥柔美的母性之光的边界已经不再清晰亮堂,是因为她将舐犊之情无私之爱,呵护着滚滚红尘中脆弱的我们,耗尽了太多精力。这分恩情,我们以一生的成就和毕生孝道也未必能尽报。因而,唱高调的孝敬不如实际的陪伴更能让母亲宽慰啊!

下一个好天气,我准备再与老妈亲密约会!

    该文章所属专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父亲如大树下一篇:暮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