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来香( 梅花街短篇小说系列之四 )-情感日记-日记大全_小学生日记_生活日记_心情日记_随笔日记_学生日记_写日记 -散文随笔_心情散文_散文精选_恋爱故事_情感文章_心情随笔_感悟日记_优美散文_爱情散文

夜来香( 梅花街短篇小说系列之四 )

2019-11-15 06:52| 发布者: | 查看: 404707| 评论: 0

梅花街没有人不认识无瑕。

无瑕是梅花街的大美女美丽女子总有令人惋惜的身世。小时候的无瑕,乌溜溜的大眼睛,水蜜桃似的肤色,浅浅的笑靥,蹦蹦跳跳走东家串西家,活脱脱一只聪明伶俐的小燕子父母宠爱呵护下的无瑕像出水芙蓉一样绽放。然而,十五岁那年,父母先后得肝癌过世了,这个未谙世事的少女一夜之间已孤苦无依。十一岁的弟弟风雨飘摇的家都需要照顾,无瑕不得不辍学,用稚嫩的肩膀挑起养家糊口的重担。

梅花街的街坊都感叹,红颜多薄命,无瑕该还是在爹娘面前撒娇年龄啊!居委会的杨姨很同情无瑕,介绍她去一个姓徐的亲戚服装店打工。好在无瑕天生是衣服架子,婷婷袅袅的身材加上青春靓丽的容貌,休闲、时尚也好,精致、典雅也罢,各种风格迥异的时装只要穿在她身上都有广告效应。每逢店里有新款,店老板徐姨总让无瑕先试穿。顾客们见了无瑕也纷纷赞叹:“这么漂亮女孩就是披个麻布袋也好看!”无瑕人乖巧,嘴巴甜:“姐姐,店里要是来了时尚新款,我一定通知您!”“阿姨,您这样好的气质才会穿出服装的品味来!”无瑕一天天出落得美丽大方、楚楚动人,渐渐有了一大批回头客,乐得店老板徐姨喜笑颜开。

夏日的午后,无瑕忙乎着店里的生意。一个俊朗清秀的青年走进来:“嗨,你是无瑕吧?”“你怎么知道?”无瑕放下正在整理的衣服,脸上露出惊诧的表情。“我常在电话里听我妈夸你漂亮能干呢!”俊朗青年笑起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哦,你是徐姨的儿子秦枫……”无瑕恍然大悟。在店里打工这两年,她几乎天天听徐姨诉说儿子秦枫的优秀,十八岁考上北京某名牌高校,年年是学校的优等生,一等奖学金获得者。大学期间没伸手向父母要过一分钱。他两年多没回家了,一直留在学校勤工俭学。两个年轻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直到夕阳褪尽盛夏的暑热,夜色朦胧,两人才想起该关店门回家吃饭了。

“无瑕,我能天天见到你吗?”秦枫对坐在自行车后的无瑕朗声笑道。“你不是过了暑假就要回北京读书吗?在北京读书多好啊,要是我爸妈不是过世得这么早,我刚好参加完高考……”无瑕的声音骤然低沉起来。她多想像秦枫一样在书声朗朗的校园里继续求学梦。“如果你想读书,还可以继续参加高考,我帮你补习!”“我还有弟弟……”无瑕望着秦枫修长而笔直的背影,轻轻地叹了口气。不觉中,已到家门口。晚风中有一缕幽香在暗夜里缓缓飘来。那是父母在世时种下的夜来香散发的香味。

“好香啊……”秦枫放下单车,蹲在花丛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别挨得太近,老人们说这香气有毒呢……”无瑕着急地拉秦枫的衣袖。“尽瞎说,这么好闻的香,这么清秀的花儿,我觉得有些像你呢,香而不烈,醇而不俗!”“我哪有那么好!”无瑕娇嗔地笑。“在我心里,你就有那么好,你不要自卑!”秦枫很认真地对无瑕说。无瑕望着夜来香花丛腼腆地笑。

那个旖旎的夏季,人们看到无瑕坐在一个俊朗青年的自行车后,她美丽的裙裾轻轻飘飞,梅花街上洒落了他们的欢声笑语和柔情蜜意。

一个美丽的夏季过去了,秦枫带着对无瑕的依依不舍,踏上了北上的列车。临行前,秦枫站在那丛夜来香前拥着无瑕说:“明年夏天我再陪你来看夜来香……”无瑕怀揣着小小的梦想等待秦枫的归期。

然而,秦枫刚走,徐姨就把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给了无瑕:“我好不容易把儿子培养成大学生,他将来要读研留学。无瑕,你是个好女孩,但你们的文化差异太大,他不可能娶一个连高中都没读的女孩。我下半辈子还指望他,你要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心!”徐姨,一个和蔼亲切的母亲,像老母鸡一样护着她的鸡崽,绝情地把无瑕小小的梦打碎。无瑕这才明白,人有其脆弱虚伪的一面,尽管这两年她为徐姨的服装店尽心尽力,但她始终只是一个打工妹,一个美丽的花瓶。她记不清自己当时是怎样从徐姨手中接过工资,强忍夺眶而出的泪水离开服装店的。那一夜,夜来香的幽香如痴如醉。而秦枫却只是她的一帘幽梦,真的该醒了。一个月后,无瑕把初中毕业的弟弟托付给杨姨,自己去了沿海地区。

梅花街街尾的那几间青瓦白墙的平房寂寥地留在那里,空空荡荡。只有院子里的夜来香在每个夜晚萦绕着缕缕花香。第二年的夏天,街坊们曾看见夜幕下一个身材修长、头发浓密的青年站在绿影婆娑、香气袭人的夜来香前久久伫立,沉默无语。

“无瑕回来了!”“几年不见,无瑕越来越洋气,越来越漂亮了!”“听说,她发财了,要在梅花街开酒吧……”六年后的某个夏天,梅花街的街坊奔走相告。这六年里,无瑕没有回过梅花街。只是人们常听杨姨说无瑕进了一家大公司,担任总裁的秘书,在那里过得挺不错。街坊们都羡慕不已,漂亮是女孩子的资本,书念少点没什么,但一定要懂得利用自己的青春和美貌。无瑕仍是梅花街那个人人喜欢的无瑕。六年前的无瑕走在梅花街上,是一个美丽的邻家女孩,而六年后,她是一个绝色的女人。曲线分明的玲珑身材,精致诱人的五官,褐色微卷的大波头发,一身黑色的低胸紧身裙,一举手一投足,她浑身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妩媚性感

回到梅花街后,无瑕曾想在市内环境最好的地域买套新房子,弟弟一直寄居在杨姨家,她要给弟弟一个温馨舒适的家。但弟弟坚持要回青瓦白墙的平房,那是父母留给姐弟俩唯一的财产,有他们童年记忆。无瑕拗不过弟弟,只好请人将平房清扫翻新,还特意修剪了家门口高过头顶的夜来香树枝。梅花街街尾那几间被人遗忘的小平房里重新有了温暖的灯光。

不久,无瑕的酒吧营业了。那个叫夜来香的酒吧在梅花街和市道的交界处,人流和物流最集中。每当夜色降临时,夜来香酒吧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好不热闹。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扭着水般的腰肢,衣香鬓影,进进出出。一身银色的紧身衣的无瑕,对那些头发梳得油光的老板和西装革履的头面人物迎来送往,笑语盈盈。

一个深夜,小平房里传来无瑕姐弟俩的争吵声。“姐,我讨厌你这样招摇!”“我有什么办法,你要读书,都要钱!”“我可以养活我自己!”“你安心读书,别发傻,没读书就被人瞧不起!”“你的钱我用了都恶心……”街坊们看见弟弟冲出了家门,无瑕独自站在夜来香树荫下嘤嘤啜泣。

夜来香酒吧总是夜夜笙歌、车水。无瑕如夜色中的精灵,妖娆无比。某夜,暴雨过后,空气里泛杂着淡淡的湿意。无瑕坐在吧台上,落寞地望着那一个个对着镜子化浓妆的美艳女子出神。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那修长的身材,那浓密的黑发,即使他化成灰,无瑕也无法忘记。许多年来,秦枫就像一颗种子,长在她的心坎里。秦枫的身后跟着五、六个喝得满脸通红的男人,酒气熏熏地冲进来。“给我们开包厢,叫几个漂亮的小姐!”“要这里最漂亮的哟!”秦枫的话语里明显有了醉意,他用车钥匙敲打着吧台,嘴里不停地胡言乱语。

无瑕没想到她和秦枫会在这样的场合再次相遇。离开梅花街后,她断了所有的音讯,再也没有和秦枫联系。她清楚,秦枫不过是少女时代一个遥远的梦想,他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此刻,秦枫显然没有认出她来。“秦局长,那个叫叶叶的美女可是夜来香里最有味道的……”男人们酒气冲天地说着半醉半醒的话。无瑕望着秦枫,眼前的这个男人和当年的俊朗男孩明显不同。成熟、老练、世故,时间总会改变一些东西。“你们安排在306、308、309包厢……”无瑕的声音有些颤抖。秦枫触电般惊醒,他的眼睛落在她的脸上:“你,你是无瑕……”“秦枫,好多年不见了。”无瑕的眼睛涩涩的。“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秦枫望着一袭黑衣的无瑕,她完全没有当年的清纯,张扬而妖娆,让人感到陌生。“秦局长,碰到老朋友了,你们聊……”“我们先唱歌……”男人们拥着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小姐走进了黑暗的世界。昏黄的吧台灯影下,只留下久别重逢的无瑕和秦枫感慨万分。

夜来香酒吧白天不营业,就像夜来香,白天从不开花,只在暗夜发出馥郁的浓香。香艳迷人的夜来香酒吧招徕着各种形形色色的男人。在纷杂喧嚣的尘世里,爱情不过是泛着泡沫的啤酒,发酵却不能持久。衣着光鲜的秦枫每晚出入夜来香,总是独自一人来,天明时分离开。直到某天,两个穿着高档时装的女人带着七、八个彪形大汉闯进夜来香,从阴暗的包厢里揪出纠缠在一起的秦枫和无瑕。年纪大的女人是秦枫的母亲徐姨,年轻的女人是秦枫的妻。徐姨一见到无瑕就破口大骂:“无瑕,当年你勾引秦枫,现在又回来害他,你有没有良心!”无瑕目无表情地望着徐姨,这个和蔼可亲的徐姨几乎毁了她的一生。“你这个狐狸精,真不要脸,在外面给人当二奶还不够,你回来还要拆散我们家,呜呜……”年轻的女人边哭边揪住无瑕的头发。无瑕的大眼睛里没有泪,从离开梅花街那天起,她的泪已流干。远离梅花街漂泊的日子里,她像暗夜里的夜来香,妖娆凄艳,在灵与肉之间挣扎。“秦枫,我早就和你说过,夜来香是有毒的花……”无瑕喃喃自语。秦枫呆若木鸡地站在三个女人中间,没有说一句话

后来,秦枫再也没有来过梅花街。男人的仕途要紧,自然不能久留于风月场中。无瑕穿梭在茫茫夜色中,身影愈来愈单薄,眼神愈来愈空洞,面容愈来愈憔悴

雷雨交加的某夜,几辆警车停在夜来香酒吧外,带走了一批涉嫌吸毒的三陪女。其中最美丽的女人就是无瑕。街坊们站在街边看到无瑕不时回头望着梅花街,年少时走过的这条最熟悉的街,她曾从这里走向外面精彩的世界。警车呼啸而去,街坊们无不叹息:“糟蹋了一朵美丽的花啊……”

那夜,梅花街街尾的平房里,传来一个男人狼一般的嚎哭。那是无瑕的弟弟。

夜来香在晚风里轻轻飘荡,只有香如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